基层焕发新活力 自治共治强社区——松江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三年工作纪实之一

信息来源:平台发布发布日期:2017-04-19浏览

  “社区里有这样一批年轻的社区干部,基层才真正有活力、有希望,这是真正把市委‘1+6’文件落到了实处。”去年8月18日,市委书记韩正在广富林街道西子湾居民区调研时,对社区工作给出了高度评价。“政府近了,领导近了,看得到街道的努力,社区在慢慢变好,我们也更加幸福了。”这是九里亭和广富林两个街道析出后,街道居民最大的感受。九里亭街道领导干部感触很深:“街道的主要工作就是管理和服务,领导干部上上下下都充满干劲,全身心地为居民服务,基层干部队伍年轻专业,辖区居民积极活跃,基层社区治理逐渐走向了良性循环。”
  事实上,这样的变化不仅仅发生在九里亭和广富林两个新街道。松江贯彻落实市委“1+6”文件后,全区各个层面激发出了创新体制机制热情,基层社区从干部到居民都焕发出新的活力,推动了基层社区治理的有效开展,居民获得感显著增强。

  待遇高了,通道畅了
  社区管理工作更有吸引力

  俞婷是九里亭街道的一名“80后”居民区书记,虽然年纪不大,但社区工作年限并不短。2015年,她每月的到手工资有了些调整,这是因为她开始享受事业编制待遇了,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这是对居民区干部的认可和激励。”与俞婷一样享编的居民区党组织书记并不在少数。记者从区委组织部了解到,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这项工程最坚实的力量便是基层干部,松江出台文件,着力加强基层干部队伍的建设,在选用机制上公开民主,拓宽用人渠道,选优配强居村的“两委”班子队伍。2015年来,符合条件的居民区党组织书记经过笔试、面试、满意度测评等方式,全区共有29名居民区党组织书记纳入事业编制,132名就业年龄段聘用的新任书记享受事业编制待遇。区人社局人事科相关负责人表示,纳编享编稳定了居民区书记的队伍,解决了一些年纪较大的书记的后顾之忧,对这部分人员待遇有了较大倾斜,比一般事业人员的首次定级偏高。而年轻的居民区书记也相对稳定下来,享编后他们不会急于考事业单位或公务员。此外,松江还建立了社区工作者职业化体系,全区共纳入1888人,并实行“三级十八档”工资薪酬,明确绩效工资占比25%,并定期调整工资水平,挂钩全市社会平均工资。“原来社区工作者的人头经费并不统一,各个街镇差别很大,现在把这支队伍统一起来,待遇和提级提档挂钩,也有了上升通道。”
  正是这样的激励机制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社区工作者的队伍中来。去年,新析出的九里亭和广富林街道大量招聘社区工作者,健全社区工作者队伍。记者了解到,两个街道都遇到了不同程度的招聘热。2015年6月份,九里亭街道对外招聘社工53名,招录公告发布后就受到广泛关注,共有276人报名,而广富林街道成立后先后三批次招录69名社区工作者,招录工作同样热火朝天,其中招录的4名社区事务受理中心的社区工作者报考比例最高,报考人数多达245人,比例为1:61。社区工作者报考情况的火爆,为招录优秀的社区工作者奠定了基础。目前全区的社区工作者正逐渐走向年轻化、专业化。据了解,这支队伍的平均年龄为35岁左右,其中不乏“85后”“90后”,整体素质也有了大幅提升,特别是新招录的社区工作者,近半数达到本科以上学历。
  在抓好招录选用的同时,松江也注重居村书记和社区工作者的教育培训,促进社区基层队伍向职业化、专业化发展。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的报考率和合格率创历年新高,截至目前,全区共有持证社工1749人,区民政局试点将社工纳入事业单位专技岗位范畴,建设社会工作实践点,开展社工专委会能力提升培训项目,实施社会工作督导人才培养工程,松江也因此入选了第二批全国社会工作示范地区。

  意识增强,机制健全
  基层自治共治更有活力

  自市委“1+6”文件下发以来,松江各级党组织积极探索党建引领的有效途径和工作体系,盘活各种资源,推动居民区社会治理问题的解决,提升市民的幸福感和获得感。区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基层社会治理难在发动,松江通过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政治优势和组织优势,在街镇和居村层面全面推进党建引领基层自治共治工作,有效破解了基层治理的难题,实现了基层党建和基层治理的同频共振、有机融合。
  4月6日,岳阳街道长桥居委会的会议室内坐得满满当当,一屋子人围绕“阔街南侧支路垃圾厢房去留问题”召开议事会,经过热烈的讨论,最后各方意见达成了统一,垃圾厢房继续保留,加强疏导维护,防止垃圾偷倒造成环境的脏乱。街道自治办负责人说,长桥居委会的基层自治共治相当活跃并且有效,参加这次议事会的有居民代表、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餐饮商户、物业公司、辖区单位、职能部门工作人员等,各方共同商议解决居民区社会治理中的难题。这是松江基层自治共治的一个小小缩影。
  居民的自治共治意识强了,制度也规范了,听证会、协调会和评议会三会制度,居民公约、村规民约等一系列约法三章让社区做好了自我管理这篇大文章。“养狗、种菜这类问题,如果靠行政命令直接干预会遭到老百姓的抵触,交给居民自己讨论,形成的结果他们才容易接受,给居民空间、给居民权力,这个过程是非常重要的。”区民政局局长刘彦说,“居民自治共治的议题很丰富,像街道层面的社区代表大会,大会的内容、议题等都是自下而上产生的,都是居民切身相关的问题。”此外,以兴趣爱好、互助帮困为依托的居民民主自治生活也有声有色。目前,全区各个居(村)委会培育成立了大约600个社区睦邻点和社区志愿服务团队,涉及学习型、娱乐型、生活互助型和情感交流型等,开展了一系列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活动。
  随着社会治理机制体制的不断理顺,党建引领下的基层居民自治、多元主体共治格局已经形成。多元主体共治关键在社会力量的充分参与,为此,松江在实践的基础上,推进社区、社会组织、社会工作专业人才“三社联动”平台,创新社区治理。居家养老、关爱工程、桥计划等一系列社会组织开展的项目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有效地补充了政府公共服务的不足。相关负责人透露:“社会组织和社会工作者所具备的专业性,让社区非常愿意寻找他们合作,松江也在大力培育和扶持社会组织发展。”据了解,松江设立每年500万元专项资金,为社区社会组织提供开办费补贴、人员补贴、街镇社会组织服务中心实体化运作评估奖励等,支持社会组织围绕“扶老、助残、救孤、济困”开展社会服务项目,杏林义工的“益左益右”助医项目、绿行社的“环保万家行”项目均成功立项中央财政支持社会服务项目,有效地拓展了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的活动空间。